石明想学画画

懒到地老天荒,草稿流,沉迷吸扉

随笔

千手柱间记得那个人,那个浑身雪白的人,他们说那个人会带来和平。

他很喜欢他,也许是因为他会实现他尚不能完成的愿望,带来他渴望已久和平。

他想他们可能是亲戚,因为那个人和母亲长得很像。跟母亲关系也很好,可能是母亲那一系的长辈吧,他能感觉到母亲在他身边都很放松。他很喜欢他,但是父亲从来都不把他介绍给他。他只见过他几次,每次那个人都是一副从容的模样,一直一直,不悲不喜。他想认识他,想亲近他,想跟那个人说说话,哪怕只是打一下招呼。可那个人却从不和父亲母亲以外的人说话,至少他没见过。

那个人很少来千手的族地,可大家好像都认识他,他见过很多同龄的小伙伴谈起那个人时尊敬又仰慕的样子,每每此时他都会莫名的自豪,过后又很愤怒。不对,这样是不对的,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们该是很亲近的样子啊,那种情绪来得太过古怪,待他反应过来时总是惊恐万分。那个人对他影响太深了,深得他觉得理所当然,这太不正常了,他是忍者,即使他还小也是一个忍者,不应该也不可能会被一个只见过几面连话都没怎么说过的人影响至此。他很了解自己,虽然感情丰富,却也不是如此多情的人。可是没关系的吧,这没有错啊,父亲母亲都和那个人感情很好的样子,所以他对那个人亲近不是很正常的吗?他们可是亲戚啊,他是不会害他的,对啊,那个人那么好怎么会害他呢?

他觉得自己很难受,比以后再也不能吃蘑菇烩饭还要难受很多很多,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睛很涩,可是却哭不出来,他想他现在的样子一定很难看,不然一向温柔的母亲怎么会露出那种表情跑过来呢,还有那个人,那个像雪一样的人终于不是那副淡然的样子了,真好啊,那个人因为他染上了别的色彩,这很好不是吗,他这样想着,下一秒又唾弃起这样的自己,然后意识归于黑暗。。。

评论

热度(19)